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 ENGLISH
教育新聞 EDUCATION NEWS
當前位置:  首頁 > 教育新聞 > 正文
新時代新任務:推進職業院校開展高質量職業培訓
 
教育新聞      2019-12-26 09:22:58             點擊

內容提要:近年來,教育部高度重視發展職業教育和培訓,服務國家戰略,支持職業院校面對不同群體開展職業技術培訓并取得成效。2019年2月,國務院發布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對“開展高質量職業培訓”做了精心部署。文章梳理了高質量職業培訓面臨的挑戰與問題,提出推動高質量職業培訓的新任務:落實學歷教育與培訓并舉的法定職責;加大技術技能人才緊缺領域的職業培訓;加大開展高質量職業培訓支持力度;加強師資隊伍的能力建設;加快學分銀行建設,構建國家資格框架;暢通技術技能人才職業發展通道。

   詞:職業院校 高質量 職業培訓 “雙證書”制度 “雙師型”教師

  

  在我國社會轉型發展中,職業教育與培訓并舉發展有利于提高勞動者素質,促進就業,穩定民生,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提供人力資本支撐,對經濟新常態下“調結構、轉方式、促發展”也具有重要意義。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職業院校開展職工繼續教育的工作。2019年2月,國務院印發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中第七條對“開展高質量職業培訓”進行了一系列部署,為開展職業培訓創新發展指明了方向。職業院校應配合國家重大戰略,精準對接產業發展需求,精準契合受教育者需求,開展形式多樣的培訓工作,探索出職業院校獨具特色的培訓模式,在服務轉型升級、提升產業競爭力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一、政策引領開展各具特色的職業培訓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完善現代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大規模開展職業技能培訓,注重解決結構性就業矛盾,鼓勵創業帶動就業”。近年來,教育部高度重視發展職業教育和培訓,并引導各類院校特別是職業院校積極開展職業技能培訓,主動服務國家重大戰略,著力提升在職職工、農民工、退役軍人等重點人群的創業能力就業能力,不斷提升培訓質量和水平。

  1.推動職業院校服務國家發展戰略。近年來,教育部推動各類院校特別是職業院校發揮本校師資專業優勢,多形式、多模式地開展職業技能培訓,服務“中國制造2025”、精準扶貧、鄉村振興、京津冀協同發展、軍民融合等國家重大發展戰略。2011年以來,教育部已在普通高校建設了50個繼續教育基地,各有關部門、行業企業在普通高校和職業院校建設了一大批職工繼續教育基地和實訓基地,開展職業技能培訓。例如,2017年全國有500多所高職院校探索了產教協同“走出去”的新路徑,短期培訓境外人員38萬人次;商務部在寧波職業技術學院設立的“中國職業技術教育援外培訓基地”,5年來已為“一帶一路”沿線的110個發展中國家培訓了1400多名教育及港口、汽車產業學員,有效提升了中國職業教育和“中國制造”的國際影響力;天津5所職業學院在泰國、英國、印度、印尼設立“魯班工坊”,開展了學歷教育和職業技能培訓;北京昌平職業學校精準服務鄉村振興,創新送教下鄉、“校鎮村”合作的新模式,以“一鎮一村一項目”的幫扶模式,幫助當地農民走出一條標準化、規范化、特色化的創業之路,把教育培訓辦在農村經濟發展的產業鏈上。

  2.推動各類院校面向重點人群開展培訓。引導推動各地各類院校結合自身辦學特色和培訓特長,精準對接科技、產業創新發展需求,積極承擔地方政府和行業企業委托的各類培訓項目,批量培養掌握新知識新技能的技術技能人才,有效化解人才短缺的結構性矛盾。例如,自2009年以來,深圳職業技術學院承接深圳市民政局項目,招收14批次796名退役士兵參加職業培訓和學歷教育,促進了退役士兵的轉型和就業創業。全國21個省市近300個各類院校參與實施面向農民工的“求學圓夢行動”,探索了“不脫產、不離崗、送教入企業”、訂單式教育模式,61萬農民工參與了職業技能培訓。石家莊郵電職業技術學院圍繞郵政業務發展、創新運營和市場拓展需要,面向郵政集團專業、操作崗位序列的在職員工,以提升崗位勝任能力為重點,構建了與員工職業發展相適應的崗位培訓體系,每年集中培訓規模2.5萬人次,遠程培訓規模250萬人次,崗位培訓認證規模30余萬人次,有效支撐了郵政業務發展與技術創新。

  3.推動職業院校推行“雙證書”制度。推動職業院校主動與職業技能鑒定機構、行業企業合作,對接最新職業標準、行業標準和崗位規范,緊貼崗位實際工作過程,積極推行“雙證書”制度,鼓勵職業院校學生在校學習多種職業技能。例如,天津市職業院校積極推進“雙證融通”改革模式,實施學歷證書與職業資格證書的銜接貫通。截至2017年底,有18萬名職業院校學生在獲得學歷證書的同時,獲得相應職業資格證書。

  4.推動社區教育體系開展職業技能培訓。目前,全國已有近770個縣(市、區)形成了社區教育三級辦學網絡,主要面向進城務工人員和失業人員等開展職業技能培訓。例如,廣東佛山順德區面向異地務工人員,開展了“異地務工人員融入順德”的培訓;湖南長沙雨花區針對失地農民、失業人員,開展了“菜單式”職業技能培訓;陜西西安未央區針對農村致富骨干、農民經紀人、農業企業主,采取了“技能培訓大篷車”上門服務的形式開展職業技能培訓。

   二、職業教育培訓體系建設日趨成熟

  為了厘清職業教育培訓體系的現狀,教育部于2018年5月開展了廣泛的調研,并先后赴浙江、山東兩地的學校、企業及行政部門進行實地考察,通過組織小組焦點訪談、個人訪談和參與式觀察等形式,圍繞學歷教育和培訓并舉、終身技術技能培訓、構建人才成長立交橋、服務鄉村振興、加強職工培訓等話題進行了深入調研。訪談了200余人次,實地考察學校和企業21處,收集實物資料100余份。2018年6月20日,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在北京召開了“職業院校面向行業企業開展職工繼續教育座談會議”,各省級教育行政部門相關負責人或處室負責同志、職業院校代表、職教集團代表、行指委代表共60余人參加會議,對職業院校面向行業企業開展職工繼續教育所取得的成績經驗和典型案例進行了總結和交流。通過對這些一手資料的分析,可以看出職業教育培訓體系建設正在不斷完善,主要體現在政策規劃、資源配置、人才培訓、品牌建設、體系建設、質量保障六個方面,構建出“六位一體”的立體化、過程性、全方位培訓框架。

  1.政府支持職業院校開展職業培訓。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升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穩步推進,新產業新業態不斷涌現,“技工荒”“就業難”同時并存,人才需求與供給、就業結構性矛盾突出,針對“三農”和一線職工的職業培訓問題越來越受到各級政府的高度重視。根據2014年全國職業教育工作會議精神和《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以及教育部和有關部委文件的要求,各地因地制宜地制定了一批條例、實施細則和配套文件,不斷完善與地方產業發展相適應的職業教育和培訓的制度體系,主動加強對職業與成人教育發展規劃、資源配置、條件保障、政策措施的統籌管理。在省級政府層面,浙江省委、省政府印發了《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高水平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行動計劃(2018-2020年)》,明確到2020年基本形成鄉村振興的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大力發展高效生態農業,實施“12188”工程和萬家新型農業主體工程;山東省建立了職業教育聯席會議制度,在山東省教育發展和體制改革領導小組下,由省教育廳牽頭定期研究職教工作。在市級政府層面,浙江省湖州市教育、財政、人社三部門聯合出臺《湖州市中職學校社會服務經費管理與使用辦法》,鼓勵中職學校教職工積極參與社會服務,允許學校將社會服務所得收入的一定比例統籌用于教師服務獎勵,進一步促進中職學校社會服務工作的持續健康發展;山東各地市成立了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領導小組,積極推進職業教育改革發展。

  2.保障重點人群享有優質培訓資源。從資源配置來看,隨著經濟社會持續快速發展和初中應屆畢業生生源持續銳減,職業院校開始主動作為,面向市場,面向社會,面向“三農”,積極開展各類職業技能培訓,“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并重并舉”逐步形成共識,包括技工學校、鄉村農校在內的職業院校在各地都是面向“三農”和一線職工開展學歷教育和職業培訓的主力軍。與此同時,各級政府主管部門開展的各類培訓,有的委托職業院校開展,有的聘用職業院校師生為各種培訓機構授課,很多社會培訓機構也大量聘用職業學校的師生授課。調研顯示,各職業院校將職業培訓工作作為推進產教融合的“潤滑劑”,將農村勞動力轉移培訓、農村實用技術培訓、職業農民培訓當作服務“鄉村振興”國家戰略的重要抓手,以職業培訓、服務企業來密切校企合作,主動引入行業企業資源參與教育教學。各校依托本校行業認定的培訓基地、技能鑒定站(中心),積極承擔農業、人社、經信、安監、民政等部門組織的企業員工崗位技能提升,包括新型職業農民、外來務工人員、未升學初高中畢業生、退役士兵就業、創業培訓等,職業培訓的社會服務能力不斷提升。

  3.服務國家戰略,不斷拓展培訓內涵。第一,配合國家戰略深入推進,各地各職業院校依托各類教育培訓項目,拓展教育培訓內容,改革教育教學方式方法,提高教育培訓質量,為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培訓了一大批人才。例如,濱州職業學院先后為亞洲最大的電解鋁企業魏橋創業集團開辦針對班組長素質提升“魏橋鋁電高級進修班”六期,培訓企業骨干700余人,魏橋鋁電車間管理人員中有50%以上在學院參加培訓,學院被魏橋鋁電職工稱為魏橋鋁電的“黃埔軍?!?。第二,企業職工教育培訓的目標發生了變化。信息經濟和知識經濟時代到來之際,知識更新迭代速度加快,市場競爭的內容已經由質量競爭轉向速度競爭、信息競爭和知識競爭,許多企業已將職工教育培訓視為企業發展戰略的重要環節之一,將培訓與職工職業生涯規劃結合得越來越緊密,呈現以終身教育理念為指引,積極構建學習型企業的趨勢。例如,阜溪成人學校用“***”模式譜寫企業職工文化生活新篇章,上下聯動,培育“一靈”;資源整合,完善“一隊”;資源共享,建立“一網”;突出重點,打造“一課”;凝心聚力,做亮“一節”。通過實踐,拓展了社區教育平臺,拓寬了人的城鎮化教育途徑,擴大了企業職工文化生活的陣地,豐富了職工文化生活,提高了企業職工素質,造就了一批勞動關系和諧企業。第三,在服務“一帶一路”倡議中,職業院校充分利用各種資源,面向“走出去”企業,為企業外派員工開展國外宗教文化教育,為企業本土員工開展漢語言培訓和專業技能培訓、國際交流學歷教育。例如,2017年,浙江全省高職院校專任教師服務“走出去”企業國(境)外指導時間為13559人日,是2016年的2.8倍;山東全省高職院校2017年非全日制國(境)外人員培訓量為52637人日,專任教師赴國(境)外指導時間為15518人日。

  4.做強做優職業技術培訓品牌項目。一些地方和職業院校緊密聯系區域實際,圍繞當地“轉方式、調結構、促升級”,通過培育特色,打造品牌,探索形成了一些各具特色的職業培訓新機制、新方法、新模式,在服務鄉村振興和“中國制造2025”等國家戰略過程中脫穎而出,有為、有位、有味。浙江省湖州市為推進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全市職業院校和成人學校緊密結合湖州經濟和社會發展實際,充分利用自身的課程、師資、實訓設備等資源,積極探索職業培訓的新機制、新方法,實施“八大培訓模式”,即“校企合作”“職成聯手”“行業合作”“超市式”“中介式”“雙元制”“訂單式”“創業式”培訓,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山東省壽光市職教中心圍繞國家戰略,打造多種特色培訓品牌,如圍繞“鄉村振興”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圍繞“新舊動能轉換”培育技能型人才、圍繞“企業安全生產”開展專業培訓、圍繞“提升文化自信”開展教育活動等,深受當地農民和企業員工的歡迎。

5.完善職業教育與培訓體系。為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等戰略部署,很多省市在深化服務產業工人隊伍建設、助力行業企業高技能人才培養等方面進行探索實踐并取得成效。在座談會上,上海介紹了經驗,自2016年起,上海市教委與市總工會聯合組織實施“百萬在崗人員學力提升行動計劃”,堅持需求導向,在針對300余家企業、2.1萬名在崗人員開展專項調研的基礎上,重點做了以下工作:堅持學歷與非學歷教育并重;建立“校企合作”辦學模式;深入探索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溝通銜接的“雙證融通”機制;推動非學歷培訓與學歷教育的對接及學分轉換;加強學習資源的匯聚和建設工作。在建設“學分銀行”搭建技術技能人才發展“立交橋”方面,2012年,上海率先做起,已形成了四個方面的成果:建設了面向全市的學分銀行服務體系,學分銀行能夠覆蓋全市所有高校的68個網點和覆蓋全市各區的20個分部;開發運行了學分銀行信息化平臺,為在崗人員提供學習成果存入申請、查詢、成績證明、成果轉換申請審核等服務;建設了面向全市的個人學習檔案庫,已為321.6萬名學習者建立了個人學習賬號和學習檔案;構建了學習成果認定和轉換標準體系和七種學習成果認定和轉換通道。

  6.建立督導評估制度保障培訓質量。質量保障是開展職業教育培訓的重要一環,為培訓提供必要的反饋,從而推進培訓更有成效地開展。浙江、山東兩省都將學歷教育和職業培訓并舉、辦好繼續教育相關內容納入本地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綱要、教育改革和發展中長期規劃綱要、中職教育發展規劃,并將其納入相關示范學校、專業建設等考核指標。浙江省湖州市成立發展現代職業教育領導小組,將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并舉納入相關發展規劃,專項實施市中職教育“五大工程”“六項行動計劃”“現代化工程”,教育、發改、人社、經信、財政、農業等部門合力推動職業教育和培訓健康發展。山東省在《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貫徹落實魯政發[2012]49號文件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實施意見》(魯政辦字[2013]126號)中明確提出:“健全面向全體勞動者的職業教育培訓制度。統籌利用各類教育培訓資源,重點依托各級各類職業院校和培訓機構,開展就業技能培訓、崗位技能提升培訓和創業培訓,面向農村開展農業實用技術培訓?!?/span>

  三、高質量職業培訓面臨的挑戰與問題

  1.缺乏統籌管理。多年來,各地、各部門、各行業企業、社會培訓機構等都積極開展了職業技能培訓,特別是近年來,下崗再就業工人、返鄉農民工及其他重點人群的職業技能培訓越來越受到國家的高度重視,培訓項目日益增加。但是,由于缺乏統籌,標準不一,一些地方對重點人群重復培訓,資源浪費,培訓標準和統計工作各自為政,多部門協調機制有待建立。

  2.學校培訓動力不足。目前,各類院校特別是職業院校主動開展職業技能培訓的積極性不高,動力不足,主要原因是缺乏將教師參與社會培訓服務計入教師工作量等激勵政策,加上按照財務“收支兩條線”的管理制度,職業院校培訓收入需要上繳財政,學校無權支配,影響學校開展培訓的積極性。

  3.培訓內容難以滿足企業需求。目前,職業院校的培訓內容缺乏針對性,不同程度降低了培訓的吸引力。由于缺乏與企業溝通,不能準確了解企業的培訓需求,在培訓實施中采用傳統單向知識傳輸的教育方式,不善于通過理論學習、角色扮演、案例分析、項目設計、小組討論、教學觀摩、教學反思、技能展示、書面評估等方式多層次多角度地滲透和強化的教學方法完成培訓課程,難以滿足企業個性化的需求,導致企業不愿把提升員工核心競爭力的重要培訓交辦職業院校完成。

  4.培訓師資質量難以短時間內提升。其一,教師數量不足。職業院校教師編制是以全日制在校生數量進行配備的,不少學校教師上課每周達到16~20節,再加上繁重的學生管理、技能實踐鍛煉以及學校相關工作,任務相當繁重。若再開展培訓工作,教師難以應對。其二,勝任企業員工培訓工作的教師不足。由于職業院校教師大部分畢業于普通高校,難以在短時間內熟練掌握應用課程的教育教學法,加之對企業員工的學習需求與動力缺乏了解,無力開展高技術含量的培訓業務,并且這種現象難以在短期內得到改善。

  5.培訓標準和監督體系不健全。職業技能培訓標準體系不健全,培訓結構缺乏統一的考評標準和監督辦法。由于缺乏監督評價,許多培訓機構無法保障培訓質量。沒有建立國家資歷框架和等級標準體系,導致職業技能培訓等各類非學歷教育培訓的學習成果得不到認定、積累和轉換,職業技能培訓與學歷教育無法融通。

四、推動高質量職業培訓的新任務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為下一步做好職業培訓樹立了信心,打開了前進的通道,營造了良好的發展環境,并對下一步的重點工作做出以下部署:

  1.落實學歷教育與培訓并舉的法定職責。進一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精神,發揮職業院校的辦學特點和資源優勢,使其成為開展學歷教育與培訓的主陣地。面向在校學生和全體社會成員開展形式多樣的職業培訓,為符合條件的一線職工、退役軍人提供學歷教育,同時在學制上給予適當延長。形成全民終身學習良好氛圍,加快建設學習型社會,提高國民整體素質,提升我國整體競爭力。

  2.加大技術技能人才緊缺領域的職業培訓。為更好地服務國家戰略,服務重點人群,提供優質人力資源,特別要圍繞現代農業、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等十大領域開展職業培訓。引導行業企業深度參與人才培養培訓,促進職業院校在專業建設、課程改革、實訓內容、師資水平、教育教學質量等方面加大改革步伐,為探索具備國際先進水平的中國職業教育標準體系建設做出應有貢獻。

  3.加大開展高質量職業培訓支持力度。各級政府要通過制定相關政策,引導企業積極參與到職業培訓中來,推動職業培訓市場發育,并以準入制的有效標準去評估、監督、規范培訓市場。加強地方統籌,整合各類學歷教育和培訓教育資源,整合人社、農業等行政部門和群團組織以及行業協會的資源,形成“大職教”發展格局。加大對企業提取職工培訓經費情況和使用情況的監督,落實職工培訓任務,以增進職工參與培訓的積極性。

  4.加強師資隊伍的能力建設?!鞍倌甏笥?,教育為本;教育大計,教師為本?!敝贫仁侨藗冃袨榈囊罁?,是體系得以有效運行的保障,應該在制度建設上著手推進職教師資隊伍建設,這是一種“頂層設計”。建議國家層面建立適應現代職業教育發展的教師編制動態管理辦法,定編到崗不到人,賦予職業院校校長用人自主權;同時,繼續加大“職業院校教師素質提升計劃”實施力度,鼓勵支持各地采取積極措施,加強“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職業院校教師培訓內容應該充實職業道德、經營管理、創業指導、品牌建設、質量安全、市場營銷和農村電商、社區教育等方面的相關知識。

  5.加快學分銀行建設,構建國家資歷框架。以學分銀行的建設為切入點,建立統一的國家資歷框架,明確非學歷教育成果認定標準和辦法。探索制定學歷與非學歷教育的學分互認與轉換標準機制,并搭建轉換平臺。例如,可以通過開展“直通車式雙證融通”作為試點,建設職業技能標準與學歷教育教學要求相融合的融通課程,使在崗人員通過融通課程的學習考核,同時獲得相應的職業資格證書和學歷教育學分。以學分為計量單位,制定打通教育系統內的學習成果認定和轉換通道,如普通高校、高職院校、成人高校之間的學分轉換;自學考試與高校之間的學分互認;中職與大專、高職與專升本銜接的學分轉換;非學歷證書認定為學歷教育學分;非學歷培訓項目認定為學歷教育學分;等等。

  6.暢通技術技能人才職業發展通道。首先,通過制度保障,暢通高技能人才的職業發展通道,使持有職業資格的高技能人才與專業技術資格人才具有同等地位,特別是關鍵技能帶頭人應該享有較高的待遇和地位。增強技術技能人才的成就感,調動技能人才熱愛學習、鉆研技術、提高技能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其次,為技能人才成長創造學習提升的機會,為技術技能人才學習與切磋搭建交流平臺。培訓機構加強研究適合技術技能人才提升的設置標準和培訓項目,持續向學習者發放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職業培訓證書。最后,建議引入培訓第三方評估服務,由大中院校、科研機構研制科學的測評方法和測評工具,幫助企業、培訓機構開展員工職業素養評估,通過第三方評估的方式診斷培訓質量和成效。

發布時間:2019-12-26 瀏覽量: 3 信息來源: 《教育與職業》2019年第7期

2015年开店创业赚钱零元